廢棄眼鏡變2公尺高「哥吉拉」 李翊楷挑戰全新素材 攜手JINS提倡永續

(圖說:日本銷量第一眼鏡品牌JINS與生態創作家李翊楷合作,利用蒐集到的廢棄眼鏡打造具環保意象的國際知名怪獸角色——「哥吉拉」。圖片來源:環境資訊中心)

現今消費市場多半鼓勵「汰舊換新」,廢棄物件只有愈來愈多的趨勢。2015年,聯合國宣布了「2030永續發展目標」(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, SDGs),包含消除貧窮、減緩氣候變遷、促進性別平權等17項SDGs,指引全球共同努力、邁向永續。 

JINS近年陸續以行動響應SDGs的永續理念,從環保紙袋、環境友善眼鏡、店裝以環保材質為建材等,用一系列行動推廣愛地球的理念。今年首度啟動眼鏡回收計畫,號召民眾,將手上廢棄的眼鏡,投入門市內的回收箱,由JINS分類再整理,製作出具有環保意象的角色「哥吉拉」。


回收廢眼鏡創作2公尺高哥吉拉 JINS籲共同守護地球

這個名為「破鏡重生——哥吉拉」的藝術品,是由超過1.6萬支的回收眼鏡,用鏡片、鏡框堆疊排列所組成,高近2公尺。不只皮膚的粗糙感相當真實,哥吉拉招牌的藍光背鰭,透過LED燈條完美複製,再搭配栩栩如生的眼睛、利牙、指甲、腳爪,整體氣勢宛如電影再現,一揭幕即驚豔全場。 

JINS表示,電影中哥吉拉除了代表大自然對人的反撲,同時也是恢復大自然平衡的王者,希望藉由哥吉拉,呼籲大家共同守護地球。而整個活動在開跑短短一周就回收到近千支眼鏡,首月即達到7成目標量,最終一共回收到目標量2倍的廢棄眼鏡,顯示顧客相當支持此次的理念。

而首度與JINS合作的李翊楷則分享,這是他第一次運用眼鏡這材質來創作,與過去擅長使用的素材大不相同,給了他很大的挑戰。整個製作過程需要很多人力一起幫忙,耗時三個月才完成。「很費時,跟我以往創作的方式很不一樣。」

「眼鏡本身就複合很多不同材料,如塑膠、箔金、鏡片⋯⋯很複雜。將眼鏡拆解後,要做成這麼大的作品,首先面對的就是怎麼連接和承重、支撐的問題。此外,恐龍的造型細膩,要用眼鏡製作,得先把它剪裁得很小,再凹成曲線造型。同時思考哪個材質的什麼部份、適合做成哥吉拉的哪個部位。」

李翊楷說,以往較少人用眼鏡這種素材做成具象的作品,因為難度太高,多半是做如吊飾、風鈴等抽象的創作。沒有前例可以參考,他只能從頭到尾一個細節接一個細節想出來。而在製作過程中,眼鏡的裁切最為麻煩,若作品太小就做不出來,作品太大又有支撐的問題,最後才琢磨出這次成品2公尺高的大小,是最恰到好處的尺寸。

(圖說:李翊楷擅長使用植物材料創作,圖為使用樹葉及沈香種子做成的松鼠。圖片來源:環境資訊中心)

李翊楷也肯定JINS在永續議題上的努力。未來如果有更多的企業願意把開發廢棄物的價值放進行銷策略,永續的概念才有機會擴大實踐。


李翊楷「跟素材對話」 開啟孩童對萬物的同理包容

李翊楷擅長使用植物材料創作,他從小熱愛手工藝,也喜歡觀察自然。早期在校園內看著南洋杉葉子從樹梢掉落,發現這是個充滿可塑性和生命力的素材,便拿起剪刀、膠水拼拼貼貼,以南洋杉枝葉做出一條活靈活現的龍,成為他創作的起點,開始嘗試用各種媒材做出動物。

李翊楷畢業於南華大學環境與藝術研究所。在校時,他創立了南華大學動物保護社,保護校園周遭的生態環境。李翊楷從小就很有動物緣,不時會接觸到各種動物,還做過一陣子動物志工,舉凡抓蛇、捕蜜蜂、救小鳥他都有經驗。後來,他發現去救一隻隻的個案不是辧法,想從環境教育著手改變更多人。於是他通過環境教育認證,成為兒童生態講師,同時持續創作,傳達他在大自然裡的體會。

(利用花盆及回收物等材料做成的機器人。圖片來源:環境資訊中心)

用自然素材創作,缺點是作品無法維持很久。李翊楷開始挑戰不同材質,並在到各地講課時,使用在地特有的素材創作。

例如,到有竹編特色的鄉村,他就去學竹編,「讓不同的環境,長出不一樣的東西, 才能接地氣。我創作不是追求『形似』,而是充份發揮這材質的創意可能性。作品完成後,還是能看見它的材質是稻草、竹子、樹葉、眼鏡等等。」李翊楷認為,「跟素材對話,就是一種物盡其用。」

(圖說:李翊楷長年擔任兒童生態講師,他認為,孩子在關懷小動物的過程中,能開啟更多元的包容心。圖片來源:環境資訊中心)

多年在各地講課的經驗,也讓他發現都市孩子對大自然滿陌生的。李翊楷感慨地說,人們不斷在追求經濟發展,但是卻讓下一代對獨角仙、蝴蝶、河裡的魚這些過去習以為常的事物感到稀奇,「人類本該伴隨著生態一起生活,而都市小孩現在卻要花錢才能看到自然。整個社會在發展的過程中,是否失去了什麼?」

這也是李翊楷持續創作動物作品的原因,「我們常教孩子不要『以貌取人』,同樣地,我也在教孩子不要『以貌取萬事萬物』。不要看到蛇就覺得牠們有毒、要殺牠。如果學會更立體的認識世界,就能以更多元及關懷的角度看人,也讓孩子的包容心變強。」